主页 > 新闻周刊 >

《新闻周刊》:世人为何痛恨硅谷帝国亿万先生客户端下载

编辑:凯恩/2018-11-22 13:05

  导读:《新闻周刊》最新一期封面文章称,人工智能、3D打印、区块链等新一代技术全都有可能主要由硅谷的企业开发。硅谷仿佛古罗马,全世界都是它的附庸。科技界巨头几十年来几乎只专注于开发创新和开公司,下一步他们必须确定世界其它地区也能与硅谷共同繁荣。

  硅谷是新时代的罗马。和凯撒时代的情形一样,全世界正在和一个先进的城邦较量。这个城邦统治着地球上很多地区,把自己的技术和精神注入所到之处,再把海量财富输送回来。

  人们指责Facebook在其社交网站压制保守派新闻,从而激起了对社交媒体控制和审查的更大担忧。与此同时,Facebook CEO扎克伯格使蒂尔看上去就像一个小气鬼,因为他拿出3000万美元购买自己住宅周围的四家住房并拆毁,目的只是为了没人能透过窗户看到他家的情况。环顾美国,你发现SalesforceCEO贝尼奥夫(Marc Benioff)利用权力颠倒印第安纳州一部本来排斥同性恋社群的法律。特朗普走红主要受到选民愤怒之情推动,这些选民的工作被科技进步排挤。

  人们对于加州半岛的极客同样愤怒,这在全球造成强烈反应。欧盟委员会担心谷歌和Netflix;印度最近叫停Facebook在该国提供免费互联网的计划,因为印度政府觉得它可能会失去对这些无线基础设施的控制。班加罗尔智库iSpirt联合创始人Sharad Sharma向记者表示,印度有某些必须遵守的运营规则,所以印度不会成为数字殖民地。

  然而硅谷帝国才刚刚起步。人工智能、3D打印、区块链等新一代技术即将跨越从原型产品到主流应用的鸿沟,挑战你对制造业、资金、服务、国家主权和生活中方方面面的认识,而这些技术全都有可能主要由硅谷的企业开发。如果你觉得自2007年以来的变化让你眼花缭乱——智能手机、社交网络、云计算共同引领我们进入当今科技时代,那么下一个十年将让你脑洞大开。

  这一切是好还是坏?对一些人来说是好事,但对其他人来说很糟糕。长期来看对人类有益,但我们也许需要几百年才能确切明白。

  硅谷喜欢“破坏性”的东西,而现在它正在破坏世界。科技界著名分析师米克(Mary Meeker)本月发布一年一度的互联网趋势报告。如果你逐一分析,你显然能发现硅谷在全球经济中的优越地位。

  比如,米克列举了2015年20家估值最高的科技公司。其中美国12家,中国7家,日本1家。欧洲、印度或其它地区无一入围。美国公司市值占总市值的76%,占总营收的87%。这十几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只有一家不在硅谷,即康涅狄格州的普利斯林(Priceline)。

  对于加州独占鳌头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印度互联网用户数量增速超过全世界其它任何地区,其中绝大部分增长来自移动用户。印度三大手机应用Facebook、WhatsApp和Facebook Messenger全都为Facebook公司所有,所以难怪印度担心Facebook进一步侵入。另外印度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几乎全是谷歌安卓或苹果OS。这意味着印度最具活力的行业相当部分是在给硅谷送钱。除了朝鲜,这种情况发生在全世界几乎每一个国家。

  近年来向硅谷付钱的公司并非全是单纯的科技公司,非科技性质且完全本地化的公司越来越多。优步便是一例。该公司从每单出行中提成20%。比如在法国,坐出租车花的钱过去全都留在法国。如果优步在法国出租车行业占据相当份额,那么20%的费用将流出法国。现在请设想这种情况将一个行业接一个行业、一个国家接一个国家地发生。

  尼尔森《广告周刊》(Adweek)数据显示,谷歌母公司Alphabet占据了全球媒体广告费的12%,还从来没有哪家公司控制了全球12%的广告投放费用。毫无疑问谷歌正源源不断地从其它国家吸金。谷歌2015年实现营收750亿美元,其中54%来自国外。

  科技行业是全球各地显著增长的少数经济部门之一。米克的数据显示,过去八年来有六年全球GDP增速低于平均增速。所以如果全球经济增长乏力但科技行业欣欣向荣,这意味着绝大多数其它行业的确很糟糕。既然科技行业绝大部分利润由总部设在硅谷的创造,那么看来是硅谷给全球经济注入大量活力,而全球大部分地区为之买单。

  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中反复声称美国正在没落。然而他说错了:美国显然在科技方面大获全胜。问题在于美国还有大量地区并非硅谷,硅谷只是从旧金山到圣何塞的一片狭长地带。即使在美国国内,硅谷也一直扮演着罗马的角色,其他地区则是犹太行省之类的附庸。

  当今世界有两个美国:原子美国和数字美国,前者是你可以看到、感触到的制造业、零售业、服务业、餐饮业之类的旧式行业。原子美国已经陷入困境。5月非农就业报告显示,当月美国新增就业为五年多来最低,大约十万个制造业岗位消失。中产阶级工资多年来原地踏步。一大批人发现他们的工作被软件自动化替代。特朗普的支持者在民调中表示他们感到愤怒和无能为力。投特朗普的票就是反击。

  这种分野的另一面是数字美国。数字美国的人们编写代码、分析数据、销售应用、投资创业公司。数字美国的杰出人才被高价争抢,全美各地数字美国有的是钱,高度集中在波士顿、纽约、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西雅图等重要科技公司聚集之地。不过,在数字美国的世界哪里也比不上硅谷,这里亿万富翁云集、房价扶摇直上、公路上满是特斯拉,斯坦福大学就像该地区的人才工厂一样。北京pk10绝对稳赚方法

  越来越多的资金投入到越来越多的公司中。今年第一季度,加州企业(几乎全部来自硅谷)共获得3.96亿美元风险投资,是获得风险投资第二多的纽约州(1.49亿美元)的近三倍,是麻省(9000万美元)的四倍多。而且硅谷创造的财富往往留在本地。即便硅谷公司上市,也不会让全美其它地区的人暴富。Facebook前40大股东几乎全都生活在硅谷(第七大股东蒂尔持股2.5%,价值20多亿美元)。

  如果全球各地的聪明人想建立一家科技公司,他们就去硅谷。科利森(Collison)兄弟在爱尔兰的一座小村庄长大,一位到麻省理工学院留学,一位到哈佛大学留学。2010年两兄弟创办网络支付公司Stripe,次年获得红杉资本、Andreessen Horowitz和蒂尔三位风投200万美元投资。如今Stripe估值超过50亿美元,但它没有设在爱尔兰、也不在波士顿,而是在旧金山。硅谷前进的动能并未减缓。据笔者与湾区很多投资人的交谈,他们说十几年前要坐飞机到中国和印度寻找前途光明的投资,一些人在美国设立分公司。如今很多人说不用出帕罗阿尔托方圆50英里(约合80公里),绝大部分举足轻重的人才就等在那儿或要去那儿。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莫雷蒂在其著作《就业机会的新布局》(The New Geography of Jobs)分析了各种经济数据,令人意外地发现当今互联网时代地理位置在科技行业中影响重大。他在书中写道,“一家公司在创新方面的成功不仅有赖员工的质量,还取决于周围的整个生态系统。相比传统制造业,科技行业离开生态系统后实现创新更加困难”。钢铁、服装之类的行业可搬迁到劳动力和资源成本较低的地区。科技行业得聚合在几个地方,而硅谷是其中最有吸引力的。

  2015年,媒体关注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所谓“独角兽”未上市科技公司。未上市科技公司估值有点疯狂,“泡沫”一词屡见报端。甚至硅谷人士也预计泡沫将破灭。米克驳斥所有的泡沫言论。她说一些互联网公司估值过高,但也有一些估值过低;胜出的公司将少之又少,而那些胜出的公司将大获全胜。

  高度互联的当今时代形成了赢家通吃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下往往是一家公司通过发展然后主导一项新业务领域(比如Facebook、Airbnb、VMware等)。硅谷是全世界产生这类巨头的最佳地区,这些新巨头将成为下一代最宝贵的公司。

  也许未来的巨头会使Facebook、谷歌等相形见绌。人工智能是一项改变格局的技术,其变革性颇似过去五年来基于云计算的应用。这项技术将成为我们今日难以设想的各种发明的基础。3D打印技术将发展成熟,于是耐克之类的公司再不必在亚洲生产鞋子然后运回美国。相反耐克将在星散于城镇中的几千家小工厂网络中“打印”鞋子,这样你就能在当地拿到现成的运动鞋。支撑比特币的复杂技术区块链对金融业的变革才刚刚开始。虚拟现实将发展成熟,再造旅游、体育运动、看病等经验。生物科技、机器人等一系列令人难以置信的科技即将来临。

  这一切的影响将十分引人注目。风投机构General Catalyst Partners执行总经理Hemant Taneja称我们将进入“改写全球应用”的时代。我们把世上的每一种产品和每一种服务分解,然后用数据、人工智能和所有其它新东西重新组合起来。

  当然,部分利用这些技术的公司会来自非硅谷地区。亿万先生客户端下载,被广为宣传的虚拟现实创业公司Magic Leap在佛罗里达州。以区块链为基础的部分重要金融科技公司将来自纽约。不过硅谷是开始推动全球应用改写公司的主场。正如米克所说,独占新型业务的少数公司将在世界各地随时间流逝大获全胜,使得其它地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难以迎头赶上。

  拿起你的智能手机,你会发现很多过去需要付费的东西现在可免费得到或花费不多。你的手机装有摄像头和闪光灯,这两样东西过去都得买。手机上看新闻是免费的——无需买报纸。用Skype打国际电话很便宜。在Spotify上听音乐免费或只需少量付费。

  智能手机只不过是科技和全球化影响的一个例子。科技进步和全球化使得越来越多的东西便宜或免费,从而在很多方面降低我们的生活成本。对实物商品的影响也是一样——由于科技进步和全球化制造,你能在H&M比20年前少得多的代价买到漂亮鞋子。科技只不过加速了这种趋势。科技投资公司Floodgate合伙人梅普尔斯(Mike Maples)说我们将进入充裕时代,能以少得多的代价获得比以往多得多的东西。我们将用更少的钱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一切看上去很不错。

  不过正如莫雷蒂的数据所示,正是那同一股力量通过消灭就业和减少工资使中产阶级深受打击。如果越来越多的东西可免费或廉价获得,那么能够挣钱和销售东西的人将越来越少。当某种东西能被归结为一款基于云计算的应用,那么只需相对少数的人便可制造这种东西并销往全球——然后将所有利润收入囊中。想想地图这种产品吧。过去有很多公司印刷地图,很多商店销售地图。如今只有一家影响全球的消费地图公司:总部在加州山景城的谷歌。谷歌获得所有与地图相关的利润,与地图有关的绝大部分工作消失。

  硅谷之外的很多地区开始觉得坏处比好处多。我们喜欢智能手机、喜欢应用和便宜东西,但我们不希望觉得自己经济上被边缘化。马丁-福特(Martin Ford)《机器人崛起》(Rise of the Robots)之类的著作表明技术将取代人类绝大部分工作。特朗普利用了中产阶级对未来的焦虑。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也一样,不过应该有人告诉桑德斯他是在为昨日而战。

  如果将当前所有趋势结合,看来硅谷显然将以牺牲全球其它地区为代价成为全世界最强大的所在。使硅谷脱离快车道也许可用俄国十月革命之类让工人起义反抗独裁的办法。这一天似乎还早,不过硅谷可能需要拥护、反击,或最好抵挡来自政府、活动分子和失意大众不断升级的攻击。像电力和通讯那样被监管将是科技行业的噩梦,这两个行业曾经发明了大量尖端科技,但在政府统治下变成了懒洋洋的官僚作风。

  科技界实力人物几十年来几乎只专注于开发创新和开公司。下一幕他们必须确定世界其它地区也能随之繁荣。(

  要继续访问我们的网站,只需关闭您的广告并刷新页面。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