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热点 >

供需缺口加大等因素下 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上升 (2)

编辑:凯恩/2018-10-01 16:25

  据此判断,年内原油价格中枢走高概率较大。从供求基本面看,在OPEC非市场手段干预下,全球原油市场已由2014年的严重过剩趋向供求平衡,原油库存大幅下降,下半年供求缺口的不断加大或将继续推高油价。2017年全球石油产量高达每天9264.9万桶,而石油消费量则为每天9818.6万桶,全年缺口每天553.7万桶。全球原油库存则降至2014年的水平。根据EIA 6月27日晚公布的数据,6月22日的当周,美国原油库存减少989万桶,汽油库存增加116万桶(预期为+113万桶),精炼油库存为增加1.5万桶(预期为+272万桶)。因此,全球原油市场库存或将继续下行,推动油价走高。

  二季度,中东局势波诡云谲,美英法联合对叙利亚军事打击、胡塞武装对沙特境内实施报复性袭击以及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等事件,加剧了中东地区的乱局,由此引发的石油供应缩减预期及美元继续走低,对国际油市形成持续性利好,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超越一季度高点,并在5月8日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突破了每桶80美元,达到上半年峰值。但沙特、俄罗斯顺势而为提高产量并在下半年增产问题上达成共识,市场普遍预期OPEC将在6月放宽产出限制、增加石油产出,国际油市承压下行,5月25日原油期货价格以单日急挫3%结束了此前的连涨行情。但6月22日第174届OPEC会议上,OPEC和非OPEC同意100万桶/日的名义增产,而OPEC国家表示实际产量增加不超过70万桶/日,内容较为含糊,实际增产的数字并不明确,会议决议低于市场预期推动当日国际油价宽幅暴涨4%,再加6月底美国国务院要求其他西方国家在11月4日停止从伊朗进口任何石油产品,再度对油市形成强势提振,国际油价接连上涨。截至6月30日,布伦特原油价格收于每桶79.12美元,较年初上涨18.9%;WTI原油价格收于每桶69.54美元,较年初上涨19.7%。进入下半年,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及多头获利回吐可能推动油价震荡下行,但鉴于基本面并未发生根本变化,国际油价仍会在高位震荡。

  当然,与此同时,油价下行风险也依然存在。美元下半年或将继续保持强势,一定程度上使得油价承压;技术性回调风险正在积累,获利回吐将在一定程度上抑制油价涨幅。预计下半年国际油价将在每桶70至90美元区间波动,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或有望在年底重回每桶80至90美元区间。当然,也不能排除受到黑天鹅事件的刺激而飙升至每桶100美元的可能性。

  在供需缺口加大、中东地缘局势风险加剧、OPEC增产不及预期等因素的综合影响下,上半年国际油价出现大幅上涨,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在1月中下旬就突破每桶70美元大关并攀升至每桶71.28美元。而随着美国三大股指暴跌并叠加季节性淡季,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在1月底至2月上旬又持续大跌至每桶60美元的低点,并在每桶60至70美元区间内震荡。

  由于国际贸易的摩擦升级,中东地区的地缘局势风险上升,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年内国际原油价格超预期上涨或将逐步推动全球进入新的通胀周期。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大全球经济的滞胀风险,给全球经济复苏和各国宏观调控带来不小的挑战。

  今年,全球经济正处于库兹涅茨周期、朱格拉周期和基钦周期的三期叠加上行阶段,经济增速有望加快,今、明两年全球原油需求量分别有望突破每天1亿桶,达每天1.02亿或1.03亿桶。凤凰彩票(fh03.cc)偏偏此时全球原油供给侧却面临三大隐忧:其一,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及对伊朗不断升级的制裁,意味着中东地缘局势风险将在长期持续,不排除美伊矛盾激化的可能,这将不断削减伊朗的原油出口能力。另外叙利亚、委内瑞拉等国也将深陷政局震荡和经济危机的双重窘境,原油供给均降至近年来低位。这会给全球油价带来新的地缘溢价。其二,OPEC增产能力有限,难以弥补供求缺口。虽然5月沙特和俄罗斯均暗示将提高原油产量,以弥补伊朗受制裁引发的市场供应短缺,但两国能源供给短期难以大幅提升。其三,由于页岩油产能投资缓慢且与油价存在严重的滞后效应,再加上运输瓶颈限制,美国页岩油供给难以在下半年大幅增加。

  从长周期看,由于货币计价等原因,原油价格与美元指数呈负相关关系。然而,自今年4月中旬至5月中下旬,美元指数与原油价格出现同时攀升之势,主要原因是中东地缘局势风险急剧走高,不仅原油供给受到冲击,而且加大了全球金融市场的避险情绪,再加上美国与欧日经济走势分化加剧,美元指数从4月16日开启一波强势反弹,从89持续震荡上扬至7月中旬的95,与国际油价呈现出同时走高的态势。

  国际油价上涨不仅会推高相关燃料和以原油为原材料的化工产品等价格,提升交通、通信、居住等生产和生活成本,而且会通过商品运输成本传导至食品价格,并显著影响通胀预期,进而推高整体CPI水平。事实上,在上半年油价大涨的预期下,美国和欧洲的通货膨胀率已开始加速抬头。美国和欧元区CPI分别从1月的2.1%和1.3%走高至6月2.9%和2.0%。随着油价走高及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新兴经济体复苏势头放缓而通胀整体水平有所提升,其中土耳其和巴西6月CPI显著抬升至15.4%和4.4%,强势美元导致包括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在内的新兴经济体汇率大幅贬值,资本外流,进一步增大了滞涨的可能性。如此看来年内原油价格超预期上涨或将逐步推动全球进入新的通胀周期,在一定程度上加大全球经济的滞胀风险,给全球经济复苏和各国宏观调控带来不小的挑战凤凰娱乐(fh03.cc)。